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当前位置: 主页 > 其它新闻 >

惠州4名聋哑生备战高考 压力大时5点起来啃书_惠州新闻

时间:2017-10-20 21:5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2年9月,惠州市特殊学校开设启聪高中部,为惠州听力残疾初中毕业生提供高中阶段教育。至今,培养了3批聋哑高考生,共计20余名高中毕业生。2015年,该校首届高考更是取得开门红,10名高三学生全部被大学录取,升学率100%,填补了惠州本土培养的聋人高中学

  2012年9月,惠州市特殊学校开设启聪高中部,为惠州听力残疾初中毕业生提供高中阶段教育。至今,培养了3批聋哑高考生,共计20余名高中毕业生。2015年,该校首届高考更是取得开门红,10名高三学生全部被大学录取,升学率100%,填补了惠州本土培养的聋人高中学生考上大学的空白。在该校历届178名毕业生中,有110多人顺利就业,有60多人就读高中,其中20多人考上大学,为社会输送了一批“残疾人能人”。

  未来

  目标

  南方日报记者 黄珊

  在略显骚动的氛围中,动员会继续着。一位外形俊朗的男青年走向主席台去。他叫廖煜锐,是市特殊学校的一名美术教师,也曾是该校2005届的初中毕业生。当时惠州市特殊学校还没有高中部,廖煜锐读完初中,还想继续上学,必须到广州聋哑学校去求学。高考后,廖煜锐成为广州大学市政技术学院的一名大学生。如今,他以过来人的身份向高三的师弟师妹们做经验分享。

  聋哑考生的备考,对于老师们提出的最大挑战是需要无限的耐性。黄弄兴说,聋哑考生的记忆能力偏弱,往往一个知识点要重复很多次才能记住。而且,他们对于抽象概念的理解也比较弱,“解答数学应用题需要一定的理解能力,而这对他们而言,十分艰难。所以,到了现在这个冲刺阶段,我也只能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巩固他们的计算能力上去。”

  3月14日,惠州市特殊学校高三年级的4名聋哑生在一间教室内坐成一排,语文老师雎远佳站在讲台上讲解高考易考点。除了慢条斯理地讲课,她还打着手语。观察到学生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时,雎远佳把一个简单的知识点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相关

  “衷心希望我们的4名学生能考上大学,为自己日后的生活赢得多一些选择权。”雎远佳说。

  惠州市特殊学校高中部已开办4年有余

  “读大学,不仅是学知识,更打开了我的眼界。”

  乍一看这百余名学生,似乎并无不妥,他们按照身高顺序,从前往后排开。走近他们,才发现,面向主席台最左侧的一列学生站了不一会儿就会有点东倒西歪,时不时地需要被老师调整站位;该方阵的右侧,则有一两个学生,间或会发出含混不清的喊叫声。

  备考

  “读不读大学,差别十分迥异。读大学,不仅是学习知识,更打开了我的眼界。在大学里,我融入到了正常学生的生活圈子,我与他们一起画画、打篮球……所有的这些都极大地震动着我,让我受益匪浅。”廖煜锐用手语说,并鼓励高三考生为了更加美好的生活奋力一搏,向高考发起最后的冲刺。

  动员

  该校校长范流灵表示,残疾人接受高等教育,对于他们未来的职业规划、生活质量的提高都有很大的帮助。但是,目前的现状是不少残疾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就遇到了一些实际困难,该校也一直在特殊教育师资的培养以及营造更加舒适的教学环境上,不断努力。在特殊教育发展过程中,该校不断健全完善从小学到高中阶段的12年特殊教育体系。为保障各类适龄残疾少儿的受教育权利,该校不断提升办学能力,逐步扩大特殊教育服务类别,而入学评估也从单一的医学诊断、学业基础考察转向将医学诊断、行为评估和学绩考察作为综合考察的指标。

  “进入冲刺阶段,希望我们的高三考生用拼搏高考、体验高考的积极心态迎接高考。”主席台上,该校校长范流灵有意把自己讲话的语速放慢。站在一旁的老师则充分利用语速放缓后的空隙时间,将口头语言用手语表达出来,展示给主席台下的百余名学生看。

  今年,市特殊学校的4名聋哑考生都将报读计算机应用专业。黄弄兴说。

  语言能力弱,抓不着重点,使聋哑学生的理解感悟能力停留在比较浅的层次。雎远佳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考上大学,换到了一个更加多元的环境,如何学习新知识,如何克服自身的自卑和恐惧,学会与普通学生打交道,这都需要聋哑学生花费极大的精去追赶。

  相比普通高考的备考冲刺,残疾人高考备考没有媒体的聚焦,没有社会的瞩目,但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对比普通高考生,这些残疾人高考生有着不一样的高考路,但同样美丽的大学梦。

  雎远佳介绍聋哑学生参加高考的必考科目是语文、数学和英语;在专业选择上,聋哑学生能够报读的专业只有两个,分别是艺术设计和计算机应用。

  据介绍,目前聋哑学生上大学,高校实行高校单考单招政策。国内招收聋哑学生的高校不多,集中在北京联合大学、南京大学、郑州师范学院等屈指可数的几所本科院校和部分专科院校。根据以往的经验,惠州特校的学生大都会将广州大学市政技术学院作为自己的目标院校来报考,这也是目前省内唯一一所招收聋哑学生的大专院校。

  “不少人都觉得特校考生的高考要简单许多,其实也不尽然。”雎远佳说,以她所教的语文科目为例,难度与普通学校相当。由于国家开发的针对残疾人学生的高中教材依旧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版本,已经跟不上大学对于这部分学生的选才要求,所以目前特校所采用的教材均为普通学校的教材。特校学生的高考通常在3月的中下旬,也就是说聋哑考生少了大半个学期的学习时间,要完成与普校学生差不多的复习任务。

  备考期间,邹淑兰有时候压力大到5点多钟就睡不着,爬起来就啃书。由于只能依靠视觉和触觉来感知知识,易形成理解层面的断层,普通学生轻而易举能背诵和记忆的诗词,邹淑兰要多花上四五倍的时间来完成记忆。

  班主任黄弄兴是数学老师,他告诉记者,在考试难度方面,数学和英语科目会有所降低,数学的考试难度相当于普通学校的初三水平,英语在整个高中阶段学的都是普通学校的初中内容。此外,学生在备考时,还要选择学习美术和计算机两门专业课内容。

  “在六七岁以前,他们很多人是没有任何语言输入的。”雎远佳专业地解释了为何聋哑学生会在理解能力和记忆能力上与普通学生有着明显的差距。她说,我们不妨回忆一个正常人的学习过程,先是语言的学习,从一出生开始便能接收到不断的各种声响刺激和语言输入,到了一两岁,开始牙牙学语。而这些对于聋哑孩子来说,是一片空白,而且由于大部分聋哑儿童来自农村家庭,即便发现了家中出现了聋哑儿,常常也是无计可施,同时,又受制于目前聋哑儿童学前教育的缺失,对于这部分孩子,他们往往要长到六七岁,才可能被家人送往特殊学校这样的专业教学机构。来到学校,他们一下子要接收嘴型信息、手语信息,建立形象思维记忆模式,但若此时还要训练他们掌握字词的意思,理解抽象的概念,无异于难上加难。所以教了他们的东西,他们很容易转眼就忘。

  邹淑兰是即将参加聋哑人高考的4名学生之一。1996年出生的她来自博罗,小学时便离开家人的照顾,来到市特殊学校,成为一名寄宿生。

  3月2日,在市特殊学校内,一场别开生面的高考动员会正在进行。

  要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黄弄兴还特别介绍了何芬的懂事顾家。何芬的父母是蔬菜小贩,为了照顾何芬,他们在学校附近租房住。“不论是放学后,还是节假日,只要一有空,何芬就会帮父母卖菜。这次高考,她有实力冲刺郑州的本科院校,但她考虑到离家远、增加家庭负担等因素,放弃了郑州的学校,打算只报考广州大学市政技术学院。考上大学,成为对于社会有用的人是她的夙愿。”黄弄兴说。

  考上大学后并不轻松

  使用和普通学校一样的教材

  除了学习吃力,聋哑考生还不得不面对可选院校和可选专业寥寥无几的尴尬。

  与邹淑兰同龄的何芬来自梅州。在学习上,何芬的领悟力不及邹淑兰,勤奋劲头倒是不相上下。两人形成了考前互助的最佳搭档。

  雎远佳很心疼这些残疾孩子。她说,在求学过程中,这些残疾孩子需要不停地克服生理上的病痛,才有可能取得一点点的进步,这些进步在常人看来可能微不足道,那是一份特校老师和学生才懂的艰辛。

  最后,该校的教师和学生们一起在心形便笺纸上写下祝福语,并一一贴上祝福墙,为高三考生奉上无声的祝福,祝愿高三考生今年取得佳绩。

  又是一年高考季,再过80多天,公众的目光将再次聚焦在高考考生身上。而就在下周,另一场“特殊”的高考即将鸣锣开考。记者从惠州市特殊学校了解到,今年该校将有4名高三学生参加残疾人高考。

  在老师们眼中,邹淑兰聪明好学且勤奋。她也是本次4名考生中唯一有意冲刺本科院校的考生。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